中国书法美术网

纸之源流(一)——没有纸张之前

2018/5/16 11:25:00来源:中国书法美术网


在原始社会,人们交换思想、交流经验,通过口耳相传,多半靠记忆行事。后来发展到“结绳记事”,以帮助人类记忆。而绳结过于简单,不足以表达复杂的事物,于是有了文字画,可以画在树皮、石头或陶器上。后来文字画逐渐演变成文字。19世纪末以来,在河南安阳殷墟遗址中,发掘出不少刻写在龟甲、兽骨上的文字,即甲骨文;而早在商代就已将文字刻铸在青铜器上,从西周时代到春秋战国,常常把一些历史事件刻铸在青铜器上。春秋末期,郑国、晋国还把法律条文铸在鼎上,即所谓“刑鼎”。这种“钟鼎文”像甲骨上的卜辞一样,具有很大的史料价值,例如毛公鼎、散氏盘、虢季子白盘等,其铭文都很重要。

除了甲骨、青铜器以外,古人还将文字刻写在玉、石之上。但甲骨不易多得,而金石笨重费工,都不便于普及和大量使用。针对这种情况,又改用简犊作为专门的书写记事材料。经过整治的长方形竹片叫“简”,木片叫“犊”。简犊用漆或墨写成文字后,再用韦(皮条)或丝编起,叫作“策(或册)”。简犊可卷起,便于存放,又价廉易得,因此在很长的时间内成为主要的书写记事材料。

随着桑蚕业和丝织业的发展,至迟从春秋以来,已有用供贵族作衣服的缣帛来作书写材料了。《墨子》中提到“书于竹帛”,可见在战国初年帛书已与简册并行于世。

秦、汉以来,科学文化的发展,许多长篇著作相继出现,帛、简随之暴露出了他们的局限性。在简犊被彻底淘汰后,书画用缣帛仍能存在下去。但轻软平滑的缣帛最大的缺点,就是价格太昂贵,只能供少数上层人物享用。

到了汉代人们深切地感到“缣贵而简重,并不便于人”,因此社会上迫切需要寻找一种廉价易得的替代品,而植物纤维纸的发明,正好适应了这种要求。

责编:中国书法美术网编辑部  

相关推荐